Hi,欢迎来中教数据,请登录
首页 >>保险学 >>紧箍咒 2010年第34期

紧箍咒 2010年第34期

发布时间:2017-08-18 13:52来源:网络

  最近,李全的婚姻亮起了红灯。不就是跟一个女同学吃了顿饭吗?就算对方是初恋情人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!老婆杨娟却一副捉奸在床的样子,最后居然来了一句: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们家从根上就有这毛病!”这下李全火大了,这不是明摆着骂他的父亲吗?于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,换来硬邦邦的两个字:“离婚!”离就离,大丈夫何患无妻!

  也许是妻子的话刺激了李全,他决定买当天的火车票回家看望父母。李全在火车上给父亲打了个电话,谁知父亲却告诉他,母亲住院了!
  李全赶到医院的时候,母亲还在昏睡,父亲戴着老花镜,借着窗口的亮光在看一本故事书。李全放下手里的东西问:“我妈怎么样了?”父亲刚冲他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母亲就睁开了眼睛。
  李全忙走到床边,俯下身子:“妈,好点了吗?”
  “嗯,死不了。”母亲说话的语气永远像是在跟人吵架,“你这人就是事儿多,让你别跟孩子讲。”
  父亲忙摆手分辩道:“没有,我没说,是儿子刚好这时候回来了。”
  母亲看了看李全的身后,问:“娟没跟你一起回来?”
  “没,我是出差路过。”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李全撒了个谎。
  母亲点点头,又瞅着父亲说:“怎么不念了?想什么呢?”
  父亲重新拿起故事书,刚读了个开头就被母亲打断了:“不是这个,那个厨子的还没念完。”父亲立刻开始翻找起来,不停地问读到哪里了。
  “连自己读到哪儿了都不知道,你脑子干什么去了?是不是又想刘美凤去了?”母亲气呼呼地问道。父亲红着脸笑了笑,没说话。
  李全不由皱了皱眉。从他记事起,“刘美凤”这三个字就总是挂在母亲的嘴边,其威力不亚于唐僧念的紧箍咒。不管两人吵架吵得多凶,母亲只要甩出“刘美凤”这三个字,父亲立马脾气全无。有时候,母亲甚至当着儿媳妇的面也毫不避讳,这就是李全被杨娟骂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的原因。
  李全小时候还觉得是父亲不对,长大后却对母亲有些不满了。不管怎么说,男人都是好面子的,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常常挖出来,让父亲的脸面往哪儿搁!
  “你个死老头!我就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偷偷想着她!”母亲说翻脸就翻脸,拉过李全叮嘱道,“全儿啊,你给我看好他,就算我不在了,也不能让他去找刘美凤。到了那边,我还要跟他一块过,这次可不能让别人再插一脚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李全的手机响了,他一看是杨娟打来的,连忙到走廊里去接。李全本以为她会说两句软话,没想到她张口就数落起来:“好你个李全,还学会夜不归宿了!你说清楚,现在到底在哪儿?”
  一听这语气,李全也光火地说:“我在哪儿关你屁事!我就是去见老情人了,你爱咋咋的!”说完狠狠掐断电话。
  他一回头,看见父亲正在门边上看着他。“跟娟吵架了?”父亲轻声问,看他不作声,就接着说,“女人嘛,不能吼,要好好疼。”
  李全看了看病房里的母亲,突然问道:“爸,娶了妈这样的女人,您觉得委屈吗?”
  “这是什么话?要是委屈,还能有你小子?”父亲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,“要说委屈,你妈才委屈呢。她一辈子要强,嫁给我却没过上好日子。别看她喜欢教训人,其实她是心里紧张我,才嘴巴不饶人!娟儿的脾气跟你妈挺像。”
  第二天一早,杨娟风尘仆仆地出现在病房里。李全知道,肯定是父亲打电话给她了。杨娟瞪了他一眼,放下行李就去照顾婆婆。李全心想,这个时候可不能说软话,不然好像自己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。他可不能像父亲那样让母亲念一辈子紧箍咒!
  第二天夜里,母亲病情恶化,这次没能抢救回来。
 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,让李全和杨娟再没心思吵架,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和好了。
 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,看着苍老了许多的父亲,李全心里很不好受。杨娟犹豫了很久,终于鼓起勇气对李全说:“要不找找那个刘美凤吧,说不定可以给爸做个伴。”
  李全心中一动,这倒是个主意!
  不过这事还是要跟父亲商量一下。李全找了个机会,小心翼翼地问:“爸,您跟那个刘美凤还有联系吗?要不要请她来家里坐坐?”
  父亲笑了笑,叹了口气说:“不用找了。你妈不在了,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了。我给你说说这个刘美凤,你就当个故事听听吧。”
  母亲年轻那会儿,不知道为什么看上了父亲这个穷小子。结婚后,有一次两人吵架,母亲骂父亲窝囊,父亲当时一冲动就回嘴道:“原来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,人家脾气可好了,长得也俊,早知道……”这下母亲不依了,非要父亲说出她的名字不可,父亲顺嘴就说:“叫刘美凤。”此后母亲便记住了这个名字。每次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父亲脸上神秘莫测的笑让母亲恨得牙痒痒。不过,也许因为知道有个潜在的情敌,母亲的脾气还真收敛了不少。
  聊起往事,父亲的脸上浮起一丝甜蜜的微笑。李全忍不住打断了父亲的遐想:“爸,你看看,你干吗主动坦白啊?这不是给自己戴了个紧箍咒吗?”
  父亲苦笑了一声,说:“你不明白,你妈这个人争强好胜,我却没让她过上好日子,心里一直觉得欠她太多。当时说到那个刘美凤,也不过是想让她觉得,她嫁的男人不是那么不招人待见而已。她愿意念叨这个事,说明她在乎我,实际上这个紧箍咒是戴在你妈头上呢!”
  “爸,您结婚后就再没跟那个刘美凤联系过?”李全不死心地问。
  父亲看了他一眼,又笑了:“你怎么还不明白呢?压根就没有刘美凤这个人!”
  李全这下彻底糊涂了,啥?这么多年套在父亲头上的紧箍咒,原来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!
  当李全把刘美凤的故事讲给杨娟后,杨娟呆住了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她有些话没有告诉李全,那是婆婆悄悄告诉她的:“万一我不在了,你跟全帮忙找找刘美凤,看看她能不能来照顾你爸。男人嘛,都是要面子的,当年他告诉我刘美凤的事,不就是想让我紧张他吗!这么多年,说了那么多气话……唉,要是他没个人照顾,我还真放心不下……”
  (责编:任飞 wfjgcq@qq.com)

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原文地址:

上一篇:当英雄还是乞丐的时候(外一篇)

下一篇:粉色通道 2011年第10期